一起滑翔伞事故发生之前的那几年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ongzhuocable.com/,动力伞运动

这是刚才我在回忆一起事故发生之前那几年的一些事,搜索聊天记录,在与一位朋友的聊天中,看到这句线月的明天,我们共同认识的一个人因为滑翔伞事故离开这个世界了。

在与朋友聊天的时候,我还没有接触滑翔伞,我们共同认识的那个人也还好好的。

为了确认我没有记错,我刚刚通过我们共同所在的群找到他的账号,给他发了个消息,果然我已经不是他的微信朋友了。

那时场地还没找好,教练团队也没组建,每天忙着到处找场地,写材料办手续,联系各方。我叫他过些日子再来。

我的教练教我的时候,跟我说起飞后不要马上入座袋。这个人一离地就迫不及待的进了座袋,伞一个下沉,重重的磕到起飞场前的土坡上,土坡又短又陡,他就这样座袋蹭着地飞出去了,看得我心惊。

后来一起吃饭时,有伞友介绍说我也是飞滑翔伞的,说我的教练是谁谁。他说:那你今天怎么不飞,我们哪天PK一下咯。

我说:我才放飞没多久,我的教练不在,这个场地看着起飞场也不适合我这个新手。而且,我飞伞不是为了跟谁PK。

这个说要跟我PK的人那时教了一些学员,口碑不好。我担心这位老哥也去跟他学,我就说:**我看过他飞,很一般。

我又说:我们俱乐部有两个小伙子,有一个飞得不错,不过年轻人我怕他安全意识不够,所以也有点不放心把你交给他们。

那是我第一次去观摩伞圈的比赛,一位教练降落时拉失速,掉下来。圈子很小,这位老哥也马上听说了。

辞职后,我出去晃了一圈回来,受人之托,帮一位前辈在鄱阳湖边找有没有适合小坡练定点的地方。

我说:你这伞买来都这么久了,而且卖给你之前,也不知道飞了多久,看着外观没破损,但也许涂层早已没有了,会漏气,飞上天会失速掉下来的。

我试着用他的伞起伞,伞很大,又很重,再加上也许伞绳变形,伞布透气。本来就是个新手的我,完全起不了这个伞。

老哥倒是用顺了手,他个子也高。铺好伞,张开双臂,撒腿跑,还真被他拖起来了。

后来一次约了一起去斗伞,看他竟然跟人用绳子绑着玩牵引。还叫我试,我不肯,我说:牵引很危险的,这需要两个有经验的人配合,你不要这样玩。

斗伞时认识了一些对滑翔伞有兴趣的人,他们加了我,我就干脆建了个小群,有人说要学伞,我说我不是教练,没有能力教,但是可以提供信息做推荐。我在这个小群里一再强调接受系统培训的重要,自学的危险。

这样做的目的很简单,我是当时本市唯一一个飞滑翔伞的。我虽然自己没有兴趣建俱乐部,但有一种责任感,想要保护这项运动在当地未来发展的可能性。所以不希望有任何事故发生。

有一次与其中一位约了斗伞,去的时候,他已经背了机器,在马路边的步行道上铺好伞准备起飞,我眼睁睁看他跑过马路,一直跑到对面才离地起飞。

等他降落,我跟他说:你这样多危险啊,这还有车来车往呢,而且对面就是厂房,安全规则里是不允许在城镇上方飞行的啊,而且你这还是低空,万一机器坏了,你迫降在哪里啊。

我又说:你们这几位,真的让我很担心啊,为什么说希望你们去找教练系统的学,不说学到多少本事,至少你会知道什么是不能做的啊!滑翔伞(动力伞)已经发展了这么多年,有前人的经验与教训,去学习,去规避就行了,不用自己冒着危险去摸索啊。

一些有兴趣的,听我说学伞得去外地,学费得上万,就不再吭声了。有的就去围观他们的活动了。

有一次有一个朋友打电话给我,很高兴的说,他前几天去体验他们的动力伞了,他们一听说是我的朋友,免费带他飞了。

我说:你胆子可真大啊,我都不敢去体验,下次想体验什么还是先跟我说一声吧。

我知道有人刚买了一个二手热气球。我问买球的人会飞吗,他说买球的时候卖家教了他(大概就是几小时的培训吧)。

我说,我认识的那些热气球飞行员去学热气球,学费好几万,学习时间还挺长的,还要学很多理论知识,比滑翔伞学习还复杂。

看到老哥热情的邀他的老友们去体验,我想想还是不能保持沉默,他的老友们也是曾经帮助过我的前辈,我在群里提醒说离开地面的运动,还是要慎重些,万一出啥情况,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有一天,有个已经学了伞的朋友说,他跟老哥在另一个群里吵了一架。他说老哥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他叫老哥要玩就买份保险,老哥还把他骂了一顿。他说老哥好像玩了很多年,10多年,最高飞10米。

跟老哥吵架的朋友当时很郁闷,他说他叫老哥找个教练交学费去学,老哥说他想钱想疯了。

另一位老哥,倒是觉得的确应该找位教练。老哥给他介绍了位伞友,那位伞友是个热心人,比我飞得早,比我飞得好,但是安全意识在我看来也是不够的,人大大咧咧的不严谨。在我看来,并不那么适合做教练。但是人家学费也交了,热心的伞友收的费用其实很低。我跟这位热心的伞友很熟,平时讲话都是直言不讳的,我私下对他说,一定要注意教学的安全规范,这可是我们本地除了我之外第一位教学费学伞的人,你可千万给保护好了。

后来有一天,热心的伞友邀我一起去另一个省,说他准备带这位跟他学伞的老哥去放飞,联系了那边的一位持证教练到时给签证。

一辆商务车,不止这位热心的伞友及跟他学伞的老哥,还有倔老哥及另一位平时自己飞动力伞的小伙子。

我一个人躺到后座去,我不喜欢这种匆匆忙忙的方式,通宵开车,赶过去飞伞,精神状态不好,我不喜欢。

说是轮着开,倔老哥不会开车,小伙子开车让大家都害怕,我是不开夜车的。所以主要还是要去放飞的那位老哥及热心的伞友轮换开。

在车上的时候我不方便问,等第二天一早到了场地,我问热心的伞友,是都来放飞吗?他说是的。

我尤其说到那位倔老哥,我说,他这么多年都在地面斗伞,其实也挺开心的,你如果今天给他放飞了,你能一直盯着他吗?你不盯着他,他到时自己去飞,飞出事了咋办,也许你觉得你是在帮他(实现梦想),但其实很有可能是害了他。

后来还来了位跟这位热心伞友汇合的,也是意思性交了点学费跟他学的,也是我们那个小群的,通过朋友的关系找到这位伞友,跟他学。

放飞他的时候,倔老哥在起飞场小坡前面端着相机给他拍照。他从长长的跑道跑过来,直冲向了倔老哥,倔老哥站那不知避让,偏偏那时他已经离地,一脚踢到倔老哥肩膀,倔老哥仰面滚了下去,还好下面是马路,人没受伤。

这正是我担心的,倔老哥年纪有那么大,又不是一个长期从事户外运动的人,瘦瘦高高,平时看他走路都不是很精神的样子,跟身手灵活是完全不沾边的。

我悄悄跟热心的伞友说,你一定要叮嘱他,放飞了不代表他可以独立飞行了,你收钱也罢不收钱也罢,总之你得盯着他飞一阵子。

基地的朋友也一番劝说,还说第二天陪我们去附近另一个场地玩,挂傻瓜动力气流的。

第二天去了,风有些大,就我跟热心的伞友飞了,其他人就在旁边看。热心的伞友降落时踩到了草丛里的石头,把脚给崴了,肿了,这可好,为他穿那种鞋回力鞋飞伞我提醒他好多回了。

回家的路上,我也不怕惹人嫌,毕竟这车上几个放飞的都是我认识的人,而且两位还是老大哥。

我说,飞行的安全是方方面面细节的组成。小到一双鞋,可以给你提供重重落地的保护,也可能会让你只是崴个脚就伤了骨头。

我说,放飞了不代表可以独立飞行了。还得跟着教练飞上一段日子,少则几十趟,多则上百趟,才可以尝试自己独立起降,在一些场地也还得在教练的看护下飞行,总之,在一段时间内,在教练说你可以自己出去飞了之前,听教练的安排。

那是把高B的伞,而且那个谁谁的个子小小的,明显这伞与个子高高的倔老哥体重不符啊。可是倔老哥偏偏就辗转买了这把超过他技术水平的体重不合适的二手伞。

倔老哥出事的时候我不在现场,听说是降落时撞到了田埂上,当时就仰面倒下了。

换做身体素质好些,可能最多只是个腰椎压缩,偏偏对于本就身体不好、骨质不好的倔老哥这就成了致命的撞击。

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