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a Vasconcellos :那些我所认识的职业滑手们

Nora Vasconcellos :那些我所认识的职业滑手们

,她是 adidas skateboarding 团队的首位女性职业滑手,1992 年出生于马萨诸塞州彭布罗克的小镇,5岁收到父亲送的第一块滑板。从那时起滑板似乎有一种“魔力”吸引着她,以至于成长后她决定辍学全力追随滑板梦。

但这一条路对于她来说充满荆棘和困难,家庭经济的变故、前途路茫茫的困境不得不使她总是得放手一搏。不过梦想总会有花开的一日,从赢得赛事、加入 Welcome 到成为 adidas skateboarding 首位职业女滑手,如今滑板职业路走上正轨的 Nora,她总是很感恩身边每一位帮助过她的人。

近日她则 Thrasher 邀约,让她来谈谈她的“挚友列表”,这些人都给了她哪些正能量。

首先我要提到的是我的大姐姐,我记得刚搬到加州的头几个月,有过一次在高速路上被莫名其妙的恐惧袭来。而她收到我电话后立马从热乎乎的浴缸里起来,开了四十分钟的车去接我回家。她就是这样的人,我爱她。

那些我不会看多两眼的地形,到了Mark那里会变成最有玩法的地形。同时看他转变成老爸的角色也很有趣,我想永远地拥抱像 Mark Gonzalez 那样极具创意的人生。

Lucas是我的目标之一。如今他应该过着最好的个人生活了吧,拥有和睦、美丽的家庭,定居在闪闪发光的法国 Biarritz 小镇的海滩边上。他真的启发了我许多。

Arron 总是跟随着自己的意愿,依然活在那个无忧无虑的青少年岁月。疯狂滑板、制作音乐、爱上纹身和啤酒,他是玩明白了。

Jimmy是被上帝眷顾的人物之一,看他滑板就好像听一首你最爱的歌曲,头150回永远不知道腻。实力这么强但他还是非常谦虚接地气。跟他有过几次美好的跳舞回忆,一个非常有趣的人。

从来没在 Samarria 口中听说过一句说他人不是的话,她一直是真实、真挚的朋友。

曾经我会让父母坐下来陪我看“Bag of Suck“系列,那是我没有滑板朋友的岁月。Louie是那个让我想成为滑手的人。如今我俩成为了朋友,于我而言是一件非常酷的事情。

在成长的岁月里,我俩玩得挺近的。以前经常会在 Tuanton 的滑板场看到他,Brandon是滑板圈最卖力其中之一。常常看见他和 Nick Dompierre 一起滑板的时候都会让我惊喜不已。

我有太多 Nicole 的故事了,我们曾经一起生活了五年。一天晚上,我们在后院堆起火坑喝了点酒,聊了几句。她说刚刚从臀部受伤中恢复过来,已经有八个星期没有喝酒了。不用多久,她就喝醉了,而且打破了我们的马桶后部,然后源源不断的水淹没了楼上的浴室。她就是一个低调的绿巨人。

Sam 是我的守护天使。如果我没有遇到他,我的生活可能就不一样了。我很喜欢他,并且尝试让我爸妈也收养他(笑),这家伙太搞笑了,每次出去拍摄的时候我们都会假装他是狗仔队,让他疯狂地跑来跑去用闪光灯拍照片。我们还试过不少次用太阳和镜头点着香烟,一堆幼稚鬼做的事情。

这位朋友从未停止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她是自学吉他的,头发是我认识的人中最好的。我们喜欢在她即兴创作和弦的地方创作歌曲,而我会唱出某人的古怪 Instagram 标题。她最近还在爱荷华州之间隔离了四个星期,然后被驱逐回澳大利亚。我想她。

我第一次见到Jeff是在 Combi。他对女孩们总是那么热情,而且很支持女性滑板这件事。我认为更多的人需要像 Jeff 这样生活。记得他接管 Combi 比赛广播的那天,开着所有人的玩笑,那是多么经典,我们想念你,Jeff。

因为 COVID的缘故,我在28岁生日时办了个小型派对,租了个三层楼的 airbnb,让我的哦鞥有来跳舞和场卡拉OK。当时Wes和他的兄弟们就在对面玩,我一朋友给我们介绍了一番,那天晚上能够认识这位传奇真的很有趣。

当我搬到加利福尼亚时,Lisa 是我的第一个密友。对于刚接触这个地方的女孩来说,她一直是一个很好的资源。她会让我们所有人一起团结起来滑板。她也是博客摄像头的守护神。

你有在 youtube 上看过“小女孩滑板给保安拦住”吗?来,给你欣赏下。

每次和这个男人谈话的时候,总会认识到一些从前不知道、也未曾想到过的事情。不过想想也是,这可是神奇的 Marc。

我喜欢听 Rye 在镜头后笑。2017 年我在中国赢得 Vans 公园系列赛后,我们出去聚会庆祝。不过我因为男朋友的问题真的很难过。我和他和 Grosso 一起坐出租车回酒店,Rye 就像“快别哭了!你刚刚赢了 25,000 美元!” 真正的朋友在上海听你醉哭。

我曾经无缘无故地不喜欢 Erica。2016 年,我一个人前往 CPH Pro,看到她在我的直飞航班上。我们在起飞前聊了一会儿,后来她在她旁边给我挪了个空位置。我们最后一直在看外星人的文档并一直在聊天。我甚至为她的古怪感到不幸。不过现在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卡拉OK的最佳伙伴,我们曾经在东京呆了一个星期,在那里每天都下雨。一天晚上,我们去了卡拉 OK 酒吧,唱出了我们的心声。然后我们继续在街外举行醉酒高歌活动。这是一个百分百的难忘之夜。

Ryan 有点像是来自文艺复兴时期的人,他总是在着手一些很酷的东西,而且滑板表现让人印象深刻。把手放在很酷的东西上。他是我在滑板上见过的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人之一,他甚至会为自己的小狗自制有机食物。

Jake 很狂野。我真的很喜欢看他与任何人互动。有一次在 Zumiez 100K 上,我们与正在表演的 DaBaby 一起上台展示 adidas 的礼物。Jake 也一起而且他非常兴奋,丹他在舞台上犯了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错,他将叫错 DaBaby 为“Lil Baby”。那时我还以为 Jake 会在所有人面前被踢屁股。

CB 是彻头彻尾的 OG。当我第一次搬到欧申赛德时,Nicole 和我和她住了几年。一天晚上,我在院子里为 Nicole 生日放烟花,结果一般般。然后我们就去街上买吃的了。回来之后 CB 像我们大喊,以为有人向她的猫开枪。而且其他邻居声称他们看到一个拿着枪的人!后来的事情就是,警察被邻居们叫来了,封锁了整个社区。我不得不向警察解释这可能只是因为我的烟花。经过彻底的搜索,他们相信了我,我只被罚了80美元,但可怜的CB被吓坏了。

· HEROGOODS|Grizzly 假日服饰及砂纸系列上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