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丘教师“编制门”三大疑点

封丘教师“编制门”三大疑点

从目前的种种迹象中,我们看到了老师处境之不堪、权利之孱弱,更看到了权力之骄蛮、基层吏治之乱象。上访老师受审事件背后,除了上述疑窦,还有多少迷雾?如何廓清迷雾,抵达正义,这是当地有关部门接下来必须直面的问题。

从目前的种种迹象中,我们看到了老师处境之不堪、权利之孱弱,更看到了权力之骄蛮、基层吏治之乱象。如此姿态,令“三年内解决财政编制”的承诺毫无诚意,更像是缓兵之计。

10月20日晚上,张林(化名)等多名到郑州反映问题的封丘教师,被人从宾馆押上大巴车,送至一“靶场”。当晚,他们被要求做笔录、写材料、摁手印,一夜无眠,次日一早被“送”回封丘。张林称,封丘县160名高中教师,至今没有财政编制。

现在,张林们尽管恢复了自由身,还收到了来自学校的短信:“没有任何一位教师被限制人身自由”“县政府承诺,三年内解决财政编制”。但是,疑云依然密布,真相仍然悬浮。

没有真相就没有和解,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透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我们最需要追问三大疑点。

其一,是谁深夜把老师们从宾馆带到靶场审问?背后的主使者是谁?从张林提供的信息看,采取行动的是便衣和穿制服的警察。若真如此,实在令人错愕。公安部长孟建柱曾指出,公安机关在工作中要坚持“三个慎用”:慎用警力、慎用武器警械、慎用强制措施。严格界定警务活动与非警务活动的界限,做到有法可依、有章可循、出警有据。老师依法上访、温和维权有何过错,竟遭如此对待?人身权益遭到荼毒,幕后导演该受惩处。

其二,老师的编制哪里去了?既然当初张林们是“经过正规招聘考试进入学校”,既然“入校时,县里口头承诺有编制”,当地政府为何言而无信?现实体验告诉我们,财政编制是个香饽饽,在不少地方,财政编制已经异化。比如,财政编制预留给一些官宦子弟,吃空饷现象泛滥。比如,财政编制成为权钱交易的道具。因此,应详查财政编制去向。若财政编制给了别人,当问责擅自挪用编制者;若压根没有财政编制,则应追问官员当初为何许诺,相关官员同样应被追责。

其三,当地官员为何拒不露面?“县政府承诺,三年内解决财政编制”等安抚性消息,皆来源于学校的传达,这令人极度不安。这是学校的说法还是县政府的说法?正如当地学生的愤怒抗议:“老师遭受不公正待遇,县领导为何不出面?”老师到省城上访,数百名学生集体停课,群集县政府院内,县领导始终拒不露面。即便记者多次联系封丘县长,县长依然奉行鸵鸟政策。如此姿态,令“三年内解决财政编制”的承诺毫无诚意,更像是缓兵之计。

一言以蔽之,从目前的种种迹象中,我们看到了老师处境之不堪、权利之孱弱,更看到了权力之骄蛮、基层吏治之乱象。上访老师受审事件背后,除了上述疑窦,还有多少迷雾?如何廓清迷雾,抵达正义,这是当地有关部门接下来必须直面的问题。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